红色史迹70年| 筹备50年的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背后

对于一些没有典型性的文物,我们也会采用多媒体的展示方式,或者用其它辅助手段进行展示。比如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时,并没有留下照片,但是通过留下的文字记载,我们能够还原出当年代表们开会时的场景,上历博曾经就请了一批上海的画家来画重大历史题材作品,用画作来展示一些重大历史题材,这也是其中一种方式。

上历博的馆舍历年选址选过很多地方,有西藏南路、延安东路交叉口的上海大世界、有我们后来的办公地汉口路的工部局大楼、有龙华烈士陵园对面现在的上海朵云轩艺术中心以及七宝、闵行等。2015年年底,上海市委市政府正式选址南京西路325号(原上海美术馆)作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馆舍,同时确定我们馆的定位和命名,决定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与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两馆合一。

今年在5·18国际博物馆日后,我们发布了一个“文物征集令”,是对新中国成立后在上海发生的比较重要的事件、跟上海社会政治、经济、民生密切相关、尤其是改革开放相关,或者是跟上海城市建设有关的典型物品进行征集。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扩大收藏范围,这部分物品也是可以纳入我们收藏的。这个“文物征集令”发布以后,得到了市民的广泛关注,所以在今年的国庆档,我们会专门办一个特展,叫“同心筑梦70年”。其实就是迎国庆的市民捐赠展。

1991年,上海历史文物陈列馆正式改名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当时也是借的馆舍办展览。所以说实话,在搬到这里之前,馆里一直就没有自己的家,馆里退休的老同志经常开玩笑说,我进馆的时候没有家,我退休了还是没有家,一直是租借别人家的场地。展览我们一直在办,而且我们1994年策划的近代上海城市发展历史陈列被国家文物局评为全国文物博物馆系统首次“十大陈列展览精品”之一,我们的展览还是蛮成功的,但就是一直没有馆舍。所以上海在十二五规划,十三五规划里面,都提到要解决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的馆舍问题。

上历博作为反映城市历史的博物馆可追溯至1950年,但是作为反映这个城市革命历史机构的存在才不到两年,当下正迎来“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全新的发展期。

澎湃新闻:1950年代在作为历史与建设博物馆筹建时,有没有把革命史纳入规划?

澎湃新闻:当初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筹备处一直挂牌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所以相关的革命史文物很大部分划拨到“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在“上革博”和“上历博”两馆合并后,文物的权属还有没有可能改变?

基本陈列,近代上海

到了1983年,相关部门觉得上海还是需要这样一个介绍上海地方历史的机构,对于城市来说,地方历史是相当重要的,所以在1983年重新建成“上海历史文物陈列馆”,当时是暂借西郊上海市农业展览馆第五馆作为临时馆址。

《上海概况》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位于南京西路325号(原上海美术馆)的新址开放不过一年多。很多人困惑于新馆开放后为何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与“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两个称谓并列而置,上历博(上革博)副馆长裘争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15年年底,上海市委市政府正式选址南京西路325号(原上海美术馆)作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馆舍,结束了上历博漫长的有馆无址局面,同时决定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与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两馆合一。”

上海历史博物馆内部陈列

裘争平:这是1950年代的事情,可能当时还是比较强调城市的历史与建设,因为当年上海市还计划要建一个革命史博物馆的,所以一直都有一块“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筹”的牌子,这块牌子也是从1950年代延续至今,后来就一直挂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直到上历博馆舍确定,两馆合一。

三级解放勋章

裘争平 :从我们馆的角度来说,肯定希望这些文物我们有所有权,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觉得能够使用也不错,目的都是为观众服务!对于基本陈列中我们借展的文物,都会标注是借展自哪家博物馆。除了上海博物馆(大量的古代文物)、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革命文物),我们也跟刘海粟美术馆、上海越剧院等机构借展。一方面我们在展示上海的历史,另一方面,对于其他馆也是一种宣传,这其实也是一个双赢的举动。

解放日报 第二号

裘争平:确实我们馆之前只有一个研究部,没有专门为革命史来设部门,上个月我们刚刚重新划定了我们馆的职能部门,把研究部拆成两个部门,研究一部主要是城市史的研究,研究二部是革命史的研究。以后研究二部的同事可能比较多的以研究上海革命史为他们主要的职责范围。现在这个部门有一位研究馆员,两位副研究馆员。

《龙华庙会》

《曙光》

澎湃新闻:当下你们馆在革命历史这一块正好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期,包括新藏品的征集、展陈设置、红色文物的研究,你们馆在革命史研究方面有没有相应人才储备?

我们设置展陈体系的时候,把一些上海历史中重要的革命史实,比如中共创建,中共一大、中共二大、中共四大、中共中央在上海这些内容,作为一级标题、二级标题单列出来了。因为这些时间节点,在上海城市发展历史上有比较特殊的位置,这也是我们对“以城市史为脉络,以革命史为重点”这样一种展陈思路的应对。所以这是我们的展陈当中比较有特色的地方。

上海市人民政府印

我们馆的革命史文物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我们今年在5月27日举办的“重大的转折 伟大的胜利——庆祝上海解放七十周年暨纪念南京杭州上海战役胜利七十周年特展”就展出了70余件实物原件,包括解放军战士遗物、人民保安队,人民宣传队的臂章、《上海概况》、《上海各种公用事业概况》、随军记者采访证、赵祖康回忆稿、1949年5月28日发行的《解放日报》等展品,为观众讲述了人民解放军在解放上海时的艰辛历程和接管城市的重要史实。总体而言我们还是以文献类或平面文物为主,在实物这一块还是比较欠缺。

早期上海跑马总会大楼。资料图片

基本陈列 近代上海

澎湃新闻:“众心筑梦——海上揽胜长卷暨70市民捐赠展”会展示什么内容?

裘争平:我们东楼的基本陈列由《古代上海》和《近代上海》组成。一楼设“序厅”、特展厅;二楼有历博长廊和“古代上海”厅,三楼、四楼为近代上海厅和尾厅。因为我们毕竟还是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的展陈,所以基本上还是按历史的脉络来展示我们重要历史节点的重要文物。但是既然把革命历史博物馆这个称谓同步地提出来,那就要求我们做展陈设计的时候,也要着重突出革命史。

裘争平:我们馆的历史沿革讲起来还是有那么一些曲折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早在1950年代就有建制的,那时是仿苏联模式,叫上海历史与建设博物馆(下文简称史建馆),所以它其实是国内最早关于地方历史的博物馆之一。而且这个馆当年有编制,有展陈设计,有文物征集和选址,当时的筹备处设在现在的虎丘路亚洲文会大楼。而且史建馆的陈列是准备设置在原来的陕西南路文化广场,陈列也已经做好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在1959年被撤销了。所以对上海市历史博物馆而言,其前身历史从1950年代就开始了。建制被撤销后,有一部分人员就回到了原来的文化局,后来到了上海博物馆专门有一个上海史组这样一个机构。文物也被拆分了,分到了其它博物馆和相应的单位,包括上海图书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等。现在在其他单位的库房里看到有“史建馆”的,都是我们馆前身的一些东西。

裘争平:坦率地讲,因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之前并未料到会跟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两馆合一,所以我们的馆藏,包括之前对于藏品的征集目标,都没有将革命史文物作为一个收藏重点。过去市文物局、市文管委对文物进行调拨,也都是将城市史相关文物划拨给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革命史相关文物划拨到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所以,在我们馆的收藏体系里面,革命史文物不是特别丰富,是我们一个比较薄弱的方面。新馆开放后,在我们的基本陈列里涉及的很多革命史文物都是向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借展的。所以这两年我们也在通过各种途径,重新开始加强对革命历史文物的征集工作。

澎湃新闻: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经历了怎样的历史沿革?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又叫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将这两个称谓并列而置是因为什么,其相应的定位有何不同?

澎湃新闻:你们在展陈设计方面有没有重点突出上海革命这段时期,你们的布展思路是怎么样的?如何突出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诞生和上海解放前夕的风云际变?

裘争平:1997年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实施了“上海史系列油画收藏计划”,邀请了一批沪上画家对上海重要历史题材进行创作,这些画作以人物、事件、风俗、建筑为切入点,创作了诸如描绘上海重要历史节点的谭根雄的《解放者》;重要历史人物的张祖英的《陈毅市长》;上海重要景观的如赵葆康的《十里洋场南京路》、唐啸谷的《龙华庙会》等,这些作品后来都由上历博收藏。基本陈列当中也用了几幅诸如描绘中共一大代表开会、上海市民迎解放等题材。2018年3月在我们新馆开放之际,专门还就这些上海历史题材的作品举办了一个《上海城市记忆》馆藏油画展。

澎湃新闻:刚才您也谈及,因为上历博、上革博的特殊沿革,你们在革命历史文物方面的馆藏并不丰富,你们也相当于在新馆开放后刚刚开始这一块的工作,之后对于这一块藏品的征集、藏品体系的构建有什么规划?

《十里洋场南京路》

人民保安队臂章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澎湃新闻通过寻访对话各地革命历史博物馆,寻找70年来的”红色史迹“,梳理博物馆的历史沿革和红色文物收藏,回望七十年前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大地的风云际变。

从博物馆策展角度而言,最重要的还是要用文物说话,所以重要的历史节点,能够展示相应的文物那是最好的。比如在讲述中共创建时,我们展出了《共产党宣言》,但是我们馆并没有《共产党宣言》的实物收藏,就向鲁迅纪念馆借了一本错版的1920年8月份的《共产党宣言》,还向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借了一本1920年9月版的正版《共产党宣言》,这两件文物都是国家一级文物,能借到这两件文物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上海历史博物馆南京西路入口

澎湃新闻:上历博(上革博)在馆藏中反映1949年上海解放前后的馆藏文物有哪些,可以与哪些重要历史事件相关联,可否详细介绍?

澎湃新闻:当时都邀请了哪些沪上画家,创作了哪些重大历史题材的作品?

裘争平:我们肯定是通过各种途径来加大征集,增加对藏品的补充力度。有时候也是可遇不可求,这几年都是“红色大年”,所以市场上红色文物的价格也是非常昂贵,所以在我们有限的经费范围里,尽量地征集征购。

裘争平:一方面是作为我们发布“文物征集令”以后,向市民对我们回馈的一个答谢,展品包括南京路上好八连早期电影放映机、凤凰自行车、无敌牌缝纫机,从50年代至80年代潘阿耀等劳动模范的荣誉奖章等,还有上海画家张弛为上海解放70周年专门创作的《海上揽胜·七十长卷》。

《上海各种公用事业概况》

从体制上来说,我们过去只收藏解放前的文物,现在包括北京的国家博物馆在内的许多场馆都开始收藏现当代的东西。在现当代的物品中革命文物还是占了比较重要的一个位置,所以我们馆也是要扩大这部分收藏。我们在“文物征集令”发布以后,征集到了很多相关物品,如上海第一代劳模的一些证章、奖品等,尽管这些奖品看上去也许是很简陋的一条毛巾,但是非常能反映当时的时代特色的。

多年来,人大、政协一直都有提案,认为上海需要一个讲述革命历史的博物馆,之前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筹备处的牌子一直挂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但是一大会址纪念馆以及即将建设的中共一大纪念馆其定位还是聚焦中共一大,不把它扩大为革命历史博物馆。最后上海市委市政府确定把革命历史博物馆的功能落在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两馆合一。所以,南京西路325号就是作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馆舍所在地。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城市史里面应该涵盖革命史,但是既然把革命史博物馆这个称谓同步地提出来,那就要求我们做展陈设计的时候,以“城市史为脉络,以革命史为重点”。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选址南京西路325号,建筑原身为1934年建成的上海跑马总会大楼。

posted on 2019-10-02  admin  阅读量:

版权信息

Powered by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